我跟隨老師練功超過10年,複雜功法不說,光一個顫掌,就使我持續維持在健康的狀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