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最遙遠的距離,就在10度脊椎側彎,怎麼彎也彎不回來……
最遙遠的距離,就在10度脊椎側彎,怎麼彎也彎不回來……

我的脊椎側彎,回溯起來已經有20年歷史。最初是在穿衣服時,由媽媽發現後背的左右肩頰骨高低不一,右邊明顯高於左邊呈現隆起狀。接著又發現左右腰線也不對稱,左凹右凸,完全走形。最明顯的莫過於走路時裙子的裙頭總會不自覺往左偏移。

後經X光檢查才知道,由頸椎至尾椎,我的脊椎(包含骨盆)呈現出S形的螺旋狀側彎,而這僅僅是外顯於體型的部分。事實上,自從側彎以來,我的頭皮、指甲也開始出現西醫稱為乾癬的病症,這種皮膚病雖不致痛癢,卻十分難看惱人,對於當時只有12歲的我而言,真是難以承受。

photo by:Ted Van Pelt

於是,從西醫到中醫,從名醫到密醫,我首先展開了一段被動治療之旅。簡言之,被動地任由物理治療師、推拿師、氣功師以器械加上雙手、雙腳進行肌肉、經絡、穴道的按摩紓緩。過程中,經常是疼痛伴隨著任人宰割的無奈,就算結束後可以得到片刻的舒展,但每每面對鏡子,我就明白這種方法連治標都談不上,頂多只是緩解,如同阿斯匹靈一樣。

 

一段漫長的探尋摸索,我終於和白雁氣功相遇

即便如此,幾年下來我仍深信,可以彎就可以直,無論骨科醫師如何告知脊椎側彎不可能改善,要我終身只能從事散步和游泳兩種運動,我還是選擇相信我只是沒找到對的治療方式。

升上大學後,偶然的機緣下,聽說礒谷式力學療法可以醫治脊椎側彎,於是我進入了主動治療階段。接下來的幾年,不藉外力,反覆練習一種特別設計的動作,加上睡眠時的綁腿,雖然辛苦,至少我的腰線開始往正確方向邁進。這樣的效果也證實了礒谷式療法的論點-歪斜的雖是骨骼,導致歪斜的卻是肌肉。

脊椎側彎矯正出現一絲曙光
Photo by : Ansgar Koreng

也就是說,脊椎側彎起因於兩側肌肉(力)的強弱不均。既然如此,也就進一步說明何以外力推擠無法使脊椎歸位,因為重點從不在脊椎本身,而是拉扯它(支撐它)的肌肉,而肌肉的強弱鍛鍊,又豈是外力可以形塑?

就這樣,礒谷式讓我明白了治療的重點,但我開始看到大躍進卻是在學習皮拉提斯後。很顯然,皮拉提斯在肌肉(力)平衡的鍛鍊上才是真正的強效。皮拉提斯可大分為墊上及器械兩種,為了加強效果,我聘請一對一教練對我進行器械皮拉提斯訓練,軟弱的肌肉予以強化;僵硬的肌肉予以活絡。目標是讓脊椎兩側肌肉(力)恢復均衡,脊椎則自然導正。4年過去,當我再次面對X光,連醫生都驚訝於我的進步-從曾經的30多度到如今的不到10度。

 

由內而外,透過練習白雁氣功矯正那最難距離最長遠的10度

然而,我真正的課題卻也在僅剩的不到10度中產生,這課題就是力道不足。也許是因為彎的最久、最深,這10度如同練功的最後階段,一到九級都可以循序漸進地練成,第十級卻難上加難。

也就在我快要放棄的時候,我遇到了白雁氣功,也使我終於了解還有一種治療是由內而外的內發式治療。雖然至目前為止,我練習白雁氣功僅有一個月時間,但已經開始明確感受到來自身體內部的氣力就是我最後欠缺的那股力道。

它和皮拉提斯最大的差異在於吸力和推力。皮拉提斯是一種由外而內的推力,試圖用肌肉將脊椎推回原位;而氣功力道相較之下像是由內而外的吸力,如同強力磁鐵般,將脊椎兩側的肌肉吸附在正確的位子,不致移位。

最後的10度,讓我的S脊椎慢慢拉直
Photo by:Phil Varney

這股吸力對進入復健最後階段的我而言,猶如至寶。每當皮拉提斯練到筋疲力竭時,最困難的不是無法將脊椎推回原位,而是就算暫時推回去了,卻不知何時又會走位,因為除了推回,身體更需要一種抓住的力量,這力量是來自體內的氣力,這氣力則是練習氣功後身體自然產出的無形能量。

對於這股無形能量的產生,因為從未體驗過,因此當透過脊椎兩側肌肉感受到它的存在時,真的無比欣喜。這股氣力的出現,讓肌肉從沉睡中甦醒、活絡,不僅使體態身形大幅改善,連帶著精氣神也一併變好。

延伸閱讀:脊椎一歪全身都痠痛,90%的人不知有這不良習慣

這也讓我明白,脊椎側彎恐怕不只是我過去認為的單純的肌肉與骨骼的作用,更是五臟六腑健康及氣血暢通與否的反應。身體狀況好時,脊椎自然不易歪斜;如若狀況不好,一旦脊椎歪斜,又反過來壓迫臟腑、神經,阻滯氣血,於是惡性循環,愈發難醫。此時恐怕也只有透過氣功才能達到由內而外、治標治本的終極治癒。

因此,我對於白雁氣功有著深深的感激,也實在慶幸自己能在今年終於遇到這極佳極妙的功法,我深信透過這套功法及反覆不墜的練習,我的脊椎完全正直的那天,很快就會到來,隨之而來的還有健康的身體和快樂的心靈。

我只能說,感謝白雁氣功,感謝老師、助教,我很幸運,也很滿足!

學員梁若羚

和氣教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