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非常幸運的人,也可以說是因禍得福。

 

小病痛讓我下定決心正視健康這件事,白雁氣功改善我的健康,也改變了我的生命
值。

 

 

學功迄今超過17年,這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堅持最用心的一件事。

 

學功前我是一名職業的電台節目主持人,傳遞正面知識訊息給聽友,是我一向的原則,直到我離開職場投身氣功推廣—我想為氣功『正名』!

 

我受邀到台灣各地區、香港、杭州、上海、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演講超過300多場,這些寶貴的演講機會,也幫助我累積豐富多元的教學經驗,不管是中醫公會、還是西醫體系的專業醫護人士、實事求是的科技人、還是天真活潑的小孩子,,我都能及時調整不同的教課內容及技巧,甚至跨越種族不同文化、語言的學員,都能透過我的課程設計、肢體語言等心領神會。

 

 

十幾年的教功經驗中,有太多太多令我印象深刻,甚至感動萬分的故事。

 

有位美國的學生,她用非常誇張的表情詢問我,為何沒有看過她的身體檢驗報告,竟然能完全精準說中她的身體症狀?!她因為肩膀疼痛開刀後留下了一些身體的症狀,讓她的手無法高舉,還經常伴隨肩頸僵硬疼痛,頭痛頭杖等困擾,這些身體的問題她並未告知我,太不可思議!!我只是笑笑簡單告訴她,是老祖先教我的智慧。

 

還有一個瑞士學員,上課前神情黯淡,憂愁滿面,看起來無精打采,下課時滿臉笑容和德國籍的先生主動來找我,她張開雙臂詢問是否可以擁抱我?原來她飽受脹氣、便秘、失眠的困擾,氣血一通改善了她的困擾。透過擁抱的力道 ,我能感受到她的喜悅與激動,這一刻我好慶幸我是個專業的氣功教練,我的內心無比的欣慰與振奮。

 

 

在2019年的課堂中,我注意到一位60歲左右面容憔悴,眉頭深鎖,行動不便的阿姨,休息期間我不安的詢問她的狀態,擔心她無法繼續上課,她告訴我他無法吞嚥,只要一吃東西就脹氣到難受,長期營養不調讓她寢食難安,身體虛弱腿腳愈來愈不良於行,我請課堂中的兩位義工特別照顧她,讓她可以持續學習並協助練習。

 

想不到第二天中午休息時間,她竟然一個人步履闌珊頂著大太陽來回走了超過半個多小時的路程,手裡握著一束花。上課時她起身拿著花走向我,她說這束花代表她的一份心意,她想要謝謝我沒有放棄她,願意讓她學習,她感覺身體輕鬆好多,吃了東西不再脹氣難受,學功不到兩天已經是她這段期間以來最舒服的時候….,接過花的我感動的淚水在眼眶打轉….。

 

太多太多的學生案例,總是激勵著我,提醒自己有多大的福氣才有這個能力可以幫助別人,謝謝學生的反饋分享,給我更多的喜悅與信心,堅持面對各種挑戰,並不斷的學習精進。

 

 

白雁氣功是我唯一練習、教授的功法,這是上天在我生命最痛苦的時候,為我指引最好的方向,送給我最珍貴的禮物,誠如當時我跟上天承諾,我是個可用的人,願意將我所學的經驗技巧幫助更多的人,所以我堅持專一練功,努力不懈的學習,我喜歡參考中西方不同觀點的研究,把中西方的艱澀理論用淺顯易懂生活化的語言表達,甚至我喜歡把氣功、醫學術語等用很有趣的方式介紹給學員,讓大家自然而然邊做就就能熟記了。

 

另外,敏感體質的我在學功、教功當中,常常會有靈光一現,啟發我非常多的靈感,讓我在設計課程時能將更多不同的元素多層次的展現,我能快速感覺到每一個班學員的需求,適時調整功法理論,從成千上百個學員的案例當中,提供相關的案例給學生參考。

 

因為長期教功演講的關係,讓我培養出精準的判斷能力,從學員的氣色及身體反應、語言當中,能快速正確的推斷學生的身體問題,給他們適當的建議,包括該就醫還是該繼續練功、練什麼功、甚至是內心的委屈壓力等。

 

我希望能為氣功正名,十幾年前我在演講會上經常有人問我:『真的有氣嗎?』甚至戲謔地嘲弄是不是就是手掌一推隔山打牛,大家都倒成一片?氣功不是都是老人家練的嗎?等我老了,走投無路再來練吧!

 

這一兩年來,幾乎很少有人還問我上述的問題,取代的是認真誠懇地詢問:『我覺得我的氣血不調好像很嚴重,我可以練功嗎?我可以練什麼功最適合?…』, 我希望我們白雁氣功的教練群能有機會幫助更多人、更多家庭重新找回健康,不生病、少生病,能夠真正做到自主健康,甚至自主生命的境界。

 

Recommended Posts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